当前位置:悟空吉他 > 手工吉他 >

我今年高一,热爱吉他,成绩优秀,该选音乐还是选学业?


文from:李森茂Sam

ID:lsmsam


昨天有位小伙伴微博私信我, 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说来也巧,他所遇到的情况和我上初中时候一模一样。其实在我看来初中和高中的自己因为一些眼界问题, 家里经济条件的问题以及当时环境所处的问题,都产生了些许遗憾。其实对我而言,我至今都十分后悔,当时小提琴为什么没有坚持下来。虽然说后来选择了吉他,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但对于小提琴的执着,我现在依然还有,因为这门乐器是我第一眼就选中的。


这件事情,我之所以不给予建议,因为对于他来讲,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旁观者,他的每一个选择都需要对自己负责。


我就把我自己的故事讲给他听吧。



1.jpg


2013年11月,我上大三,那时一无所有,但我还是买了一把马丁,我知道,这钱,一准儿能回来。果然,次年3月份,我就把这钱儿挣回来了。


依稀记得,买琴的时候我和老板这样说:“只要琴没有问题,钱都好说。”当时老板和店员的那双眼睛啊,亮的我现在都晃儿。


这事儿,还要从我的消费观说起。可能我和大伙想的不同。我个人很是推崇「贵就是好」,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有Lowden这个牌子,也不知道巴西玫瑰木是最好的材料,要不然,Martin HD28一准儿不是我的首选。我知道,对于吉他,自己追求一辈子的东西,这方面绝对不能省。因为钱没有了可以挣,一旦东西不好,钱挣了也是白搭。买一个不好的,这是图一时的痛快,遭长期的罪。买一个好的,这是图一时的遭罪,永久的痛快。这事儿,别不信,很少有人明白。



不瞒各位,我选那家店买吉他,也是事出有因,因为那天晚上我在天津音乐学院旁边的一条街晃荡,看遍了所有琴行,只有这家店有人在弹吉他,万事皆有因,果然现在这家店的老板越混越好。


也许你觉得这是凑巧,各位,那我就说说自己的事儿。


确切的说,我上初中那会儿,就总幻想自己可以做自己的吉他演奏视频,而且还是要效果贼棒的,不瞒各位说,今儿大伙看到的我的所有视频,是我初中就梦寐以求的。那个时候连手机没见过,家里只有我爸有一个蓝屏诺基亚,就更别说单反相机了,由于我所在的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也就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指弹这一说法。



2.jpg


第一次知道指弹还是我2007年初中时候,走出了家乡,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吉他大赛,我准备的曲目是「加州旅馆」。当时看到了有一个指弹组,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叫做指弹的弹奏方式。有意思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也是我最后一次的比赛。



比赛的前夜,和我同一组比赛的弹奏双吉他版加州旅馆的两个女生,告诉我她们的老师就是评委,当时我的内心就仿佛你去网吧打CS,在最High的时候,被班主任逮了一个正着,这事儿,我想肯定有人经历过。


果然第二天,本来是一个组的我们,没见她俩来参赛,后来才知道她俩是去了另外一个人数非常少的组比赛,拿了全国一等奖。此后,我就知道,对我而言,比赛是比给别人看,这事儿,我的性格看,意义不大。而音乐,我也越加意识到,压根儿就不能用来比。


后来和一起参加比赛的大伙聊天(有很多一等奖),才知道,他们的很多老师都是比赛的评委。但是各位,我当时虽然弹琴差,可我觉得自己很是自豪,因为在我比赛前,同样可以像他们一样,但我拒绝了和一位评委(并不是我的老师,我的老师那时正在家睡大觉)「单独见面」的机会,各位应该懂。庆幸的是,当时那个刚正不阿的少年,现在一点儿没变,并且用着刚正不阿的成长,告诉各位,在这个越来越膨胀,说话不负责的时代,做一个正直的刚正不阿的人,真的是有回报的。



大伙不要失去信心,因为接下来的回忆,会让各位重燃希望。那次的比赛,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一位弹奏古典的女孩,人们说每次她来才加比赛,必然是一等奖。那天她一身长裙,坐在舞台中央,仿佛是弹了一曲《大教堂》(我实在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那个女孩好像姓杨,在人们的口中,她是一个传说,是真正的被大伙认同的强者。我想,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但她现在,一定一定一定非常厉害。


参加完比赛后,我就回学校参加高中入学的军训了。我的教官看我十分有艺术细胞,给我起外号,叫我演员,说我演戏好,我搞不懂。后来军训结束,上高一了,很快到了艺术节,各位,这事儿怎么会少了我呢。于是我叫着我的小伙伴,重新组建了乐队,用现在的话讲,我是音乐总监,从每一个乐器的编排到整体的改编和排练,都是我说了算,果然,全校我们乐队开场,我是负责两个乐队,分别改编了五月天的《听不到》,还有摇滚版的《歌声与微笑》以及《国境之南》。




后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第二年的艺术节,我一人电吉他开场,弹的是摇滚卡农,虽然现在忘差不多了,但当时真的是燃爆全场了。


3.jpg


高二文理分班了,我去了理科班,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一心都在音乐上了,老师上课总是点我名儿。因为我总是走神。各位,我走神不干别的,就是幻想我弹曲子,手啊,还不是在桌子下面抖动。尤其是快到元旦班级里开晚会,我就更野了,老师都说,李森茂,又轮到你风光的时候来了。确实,我组的两个乐队,每年都会在全高中部的元旦晚会进行巡演,就是一个班一个班去演。别以为是我主动要求的,这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全年级的元旦,就看我们乐队了。这个班演完,那个班演,这个乐队完事,那个乐队上,全年级,都知道有一个叫李森茂的,这小伙弹吉他不错。




不过,这事儿,也就是元旦时候,艺术节时候风光一下而已。在我们那个年代,你是否厉害,还是看你的学习成绩。各位想想,每天上课想音乐走神的我,学习成绩怎么会好,虽然不是很差,但也肯定谈不上优秀。


不过,很多老师都对我这样评价,李森茂是这个班里最聪明的。我依稀记得我的英语老师和我的班主任这样说我,这小子一看就与众不同。确实,喜欢音乐的我自然有点性格,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在同龄人眼里,或许这想法只是天方夜谭,他们的笑柄罢了。


那是一次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人对抗全班所有人的记忆。


那天,是班主任的语文课。老师问大家理想。当时全班鸦雀无声,我看没人说,我就张口道,我要做演奏家,创作自己的音乐。班里当时大概寂静了两秒,忽然,不知道是谁切了一声,就是那种十分轻蔑的切,他这一声切,不打紧,但却如火焰燎原般的在全班每个人的口中蔓延,我当时坐在全班最后一排的最边上的一个角落的左桌位子,全班67人,66个人对你一个人发出了长达近乎一分钟的切,且是声势越高越大,想象一下当时的感受。或许你会认为我委屈,甚至以为我会哭,又或者没面子,丢人。但是有一点对了,当时我还是很爱面子的,就感觉太特么没面子而已,但是也仅此而已。


我十分清晰的记得,我坐在座位上,只说了五个字:莫欺少年穷。



当时前面坐的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女生,她听到了这句话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扭回去了。我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想,但我却记得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后面这个切被班主任怎么圆的场,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只记得班主任眼睛很小,笑眯眯地看着我略显尴尬,这可真的是大眼瞪小眼(我眼睛大点,班主任老师眼睛小点),现在看来,这真是高中最有意思的一段回忆。除此之外我还记得班主任同样也是一个位很正直的人,而且讲课十分有魅力。印象最深的就是上课基本不看教材,因为是直接背诵文章给我们讲课啊,那个时候全班女生都是特别仰慕他的,口碑极好,现在依旧是我非常尊敬的老师之一。


不久之后,高考结束了,我这个人没太多爱好,唯一爱好就是弹吉他,各位也知道,要想弹好吉他,是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学会和自己相处的,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多的社交。高考完我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让我妈给我买一把电吉他,可是在我那样的小城镇,哪有什么好的电吉他,至此,也就放弃了。我妈说,上大学了,去太原给你买。


4.jpg


就这样,我第一次离开了我的家乡,阳泉,去了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城市,太原。第一次来到这样,感觉好繁华,好多高楼大厦,我身上背着一把吉他走进了校园。第一件事儿,就是去领取宿舍编号,找自己的寝室。我在6538,2号床。我见到了我的室友,我们关系好以后,我其中的一个室友和我这样说道:”当时见你小子带着一把吉他来,想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迟早和你干一架,没想到你小子特么弹这么好。”那时候,我意识到,吉他是一门带有偏见主义的乐器,可能会被认为是耍流氓不务正业。



宿舍6个人,只有我一个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打牌不熬夜,每天只干一件事儿,弹吉他。大家也懂,在这样的集体里,一开始可以,但是越往后,你会越容纳不进去的,因为你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每次回寝室,我最希望的就是,宿舍没有烟味,空气清新,但对于我而言,这真的是一种奢求。回寝室的100次里面,能有一次没烟味,不打麻将,不打牌,这都是万幸,甚至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都训练出了一种极其强大的睡觉技能,即使声音再吵,我也能强迫自己入睡。这个技能,真是不错。



没辙,我和我爸妈说,他们决定出资,在外面帮我租了一个房子,至此,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更好的空间做自己的音乐。唯一缺点什么的就是和舍友的往来少了。但今天看来,仔细想想,你想要得到什么,就必然会失去什么,我依稀记得大一时候,舍友在操场一起帮我过生日的场景,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人给我过生日,我永远不会忘记。


后来,我回宿舍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外面四处跑的越来越多。期间我去了一家酒吧,老板第一眼就看中了我,我和一位专唱刘德华的歌曲的人还有一位沈阳音乐毕业的学生以及山西省艺校的一位舞蹈演员每天在酒吧里轮流唱歌,我有时还给他们伴奏。但是后来由于每天需要熬夜,所以就干了没多久辞职了。临走的时候,那位唱刘德华歌曲的人这样对我说:”森茂,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不一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加油。” 我当时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



大学时期,只要是弹吉他的,整个校园里一说,大伙一定会聊到我。很多人慕名而来找我交流,说慕名而来有点太大了,但是我现在飞机上,周围嗡嗡嗡地,我着实想不到合适的词,大伙就将就着。我不知道现在太原理工大学弹吉他的小伙伴们还知不知道我,如果你是太原理工的,留言告诉我。那段在吉他社的时光,真的很难忘。我给他们讲课,带他们唱歌,无拘无束,这就是音乐的力量。



5.jpg


之后,大学毕业,我考到了英国上研究生。自然要带着我的吉他。此外,英国研究生的学习可以说是对我的人生进程产生了急速式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这事儿,还要从我小学说起。四年级时候,我转学换到了新的城市。我妈具有极强的超前意识,当时就给我报名了剑桥英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具有语言天赋,但是英语学的相对比同龄人快很多。


而从我第一天学英语开始,就深刻地意识到,这是一门语言,这是用来说的,压根就不是考试用的。所以我一直很注重英语的发音口语,后来上了初中,我英语成绩也很好,初一初二时候可以算是英语班里成绩名列前茅,初三我弹琴越来越多了,为了不耽误自己的吉他,我成绩就放了放。尤其是英语,因为底子比较好。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依旧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


中国的英语教育由于十分注重考试,尤其是到了高中,高考的压力让英语这门学科完全变成了一个没有太多用处的试卷收割机。我高二的英语老师特别好,也对我特别关心,还让我去他家里补课。他是我高中时期唯一支持我的一位老师,我没有让他失望,也没有让他看走眼。谢谢,谢谢,谢谢。


也许这个世界有些事就是有着莫名的联系,在我上大二的时候,我去逛街,有人给我发传单,是关于出国雅思考试的,这对于当时的我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我一直认为,按照我的家庭条件是出不起国的。


但是我转念又想,万一以后自己可以呢,于是就去了这家培训机构。对于忽悠一个大学生来说,这些经过专业培训的销售人员简直是如鱼得水。终于,我被忽悠进来了,参加了出国的英语培训机构,有点类似于华尔街英语的英语培训学校。在这里,我要声明一点,我用「忽悠」这个词,并不是说他们骗,而是我的对于过去的一种调侃语气。事实上,这家机构是非常不错的,我在这里接触到了非常多的英文外教,以及很多的出国留学归来的英语老师,了解了很多关于出国的事儿。这为我以后出国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由于大学几年里,我比较努力,赚了不少外快,也攒了些钱。最关键的是,我更加自信了,心理更加成熟了。不瞒各位说,我比当时我学校老师每个月的工资赚的都要多哦。也正是这样的底气,让我有了预备出国的信心。触发点在我妈给我的一个电。我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抵触的,因为虽然我当时挣得还不错,但是对于大四的我,还是有点心虚的,不过也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于是,我妈一劝我,我们一商量,我拿出我这些年赚的钱,还有家里的一些积蓄,算了一算,了解了些英国一年的学费和消费标准,发现还是差一些。但是我此时已经是有能力可以养活自己了,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因素,就毅然决然的决定出国,去英国留学。


在我看来,这是我从小到大花费最大的一笔投资,同时也是回报最大的一笔投资。



来到英国后,是我吉他水平增长最快的一年,这得益于我对整个世界观的颠覆认知,也得益于网络这个发达的现代产物和我们祖国的越发强盛。


我之前说过万事皆有联系,也许是命运的关系,走了这么多年,我有幸见到了吉他这个行业在全球最顶尖的存在。这事儿,我想,对我而言,有运气的加持,也有勇敢的成分。


6.jpg


这两个极点,走了差不多20年。你要说从我第一次接触音乐,就知道一定会这样,那纯属扯淡。如果非要问我为什么,那就是我不信命,但这也许这就是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我深刻的希望,这一路的历程可以帮助到你,因为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任何有才华的人都不会被埋没。不瞒各位说,我在大学期间有自己的乐队,但是从来没有在学校的大型晚会上演出过,我曾无数次渴望,可以有哪怕一次,但是大学4年里,一次都没有。那个时候,总是和同学说,别急,下一次大型活动一定有我们乐队,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老师间的官僚主义,学生会的官僚主义等等),4年中一次都没有,这或许就是我大学期间最大的遗憾吧。这也是命,但千万别信命。


你或又许会无意间看到这篇文章,那或许也是命中注定,因为这世间总有一些莫名的联系,在未来的某一个地方等着你,只要你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你的人生会越来越好。


看到此处,相信各位已经有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